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 求助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偌大的茶楼上,只有水妃灵独自一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却是一脸母爱光辉,思绪早就飘到极远的地方了。

    轻微却又如此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水妃灵回过神来,看着走了过来的李泽道妩媚一笑,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爱意。

    李泽道笑笑在她跟前坐了下来,说道:“又有不长眼的玩意儿招惹你了?”

    “我已经给他两次活着的机会了,但是他不把握,只能杀了。”水妃灵有些无奈的说。

    她是真的厌烦杀生了,至少现在相当厌烦。

    随即,笑容微微收敛:“有麻烦?”

    她太了解李泽道了,若是没有麻烦的话,断然不会提及,他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你杀的那个人名叫南宫丘,是婉儿的亲弟弟。”李泽道微微苦笑。

    水妃灵脸上的笑容立即凝固。

    “我不知道,否则我最多割了他的舌头,挖他的眼睛。”水妃灵歉意的说。

    别说是杀了南宫婉儿的亲弟弟了,就是杀了南宫婉儿的爹,灭了南宫婉儿的全家,水妃灵心里也不会有什么负担,但是她不想看到小弟弟为难。

    李泽道笑笑,手伸了过去握住她的手:“那就是个人渣,你杀了就是为民除害。”

    “至于婉儿……到时再说吧。”李泽道摇了摇头。

    “小弟弟,你会不会以为姐姐因为知道他是南宫婉儿的亲弟弟所以故意痛下杀手?”水妃灵的表情跟语气,有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李泽道一愣,随即哭笑不得:“水姐姐你想多了,你如此倾国倾城的女人会将南宫婉儿放在眼里?会使用这种手段逼迫她离开?”

    “小弟弟,你知道就好。”水妃灵妩媚一笑,彻底放下心来。

    她就担心小弟弟多想。

    喜欢上一个人,就总是相当再次对方的情绪,强如水妃灵这种女人,也不例外。

    当下李泽道又将自己大闹南宫家族府邸的事情简单说了下。

    水妃灵微微叹息,她知道小弟弟故意把事情搞大,就是为了让南宫婉儿将那些爱转化成恨,这样一来,她心里也能舒服一些。

    “现在南宫家族不愿意让带走南宫魅璃的母亲,这倒是个麻烦事。”李泽道有些头疼的说。

    总不能强行进入南宫家族,将其带走吧?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关键是他并不知道秧黛的房间在哪,更是担心南宫无止一狠心的,来个鱼死网破,让人将秧黛给杀了那不是操蛋了?

    水妃灵冷笑:“这南宫无止跟南宫烈挺无耻的嘛!”

    又瞥了李泽道一眼,笑咯咯的点了点头:“难怪有人会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李泽道无语,这个女人这是在说自己无耻?

    手伸了过去,在水妃灵那翘臀上拍了下。

    “小弟弟,你好讨厌哦,不要这样大人家啦。”水妃灵脸露妩媚羞涩,羞答答的说。

    这表情,这语气,这欲拒还还……李泽道相当可耻的有反应了。

    水妃灵得意洋洋的挑眉看着李泽道,心里感慨自己的魅力实在太大了,三两句就把小弟弟给挑逗得****欲罢不能。

    “等回去的,看我怎么折腾你。”李泽道很是郁闷的说。

    “该死的小弟弟,可不能那么折腾了,姐姐肚子里可是有宝宝了。”水妃灵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又是一脸母爱的光辉。

    李泽道赶紧点头表示同意,确实不能玩得那么激烈了。

    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抚摸起水妃灵的肚子来了,已然一脸白痴的笑容。

    水妃灵手轻轻握住李泽道那手,说:“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把你的实力全部暴露在他们面前,然后强行将人带走不就行了?反正你已经跟南宫家族没关系了,甚至已经彻底的交恶了。”

    李泽道微微苦笑,孔安平也只能如此了。

    “而且,小弟弟你觉得以南宫家族那老头的无耻,他们会吞咽得下这口气?”水妃灵满脸冷笑。

    李泽道笑笑:“只怕他要将家族里那宝库里头的宝贝都搬空了。”

    “还宝库?小弟弟,你也太看得起他们了,那充其量就是垃圾堆放处。”水妃灵笑咯咯的说。

    李泽道无语,这么羞辱人不太好吧?不过水妃灵的确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与此同时,南宫家族里。

    以往,这座生机勃勃的府邸如今被乌云笼罩,显得如此的压抑。

    那原本成为沧海城城主的喜悦已然被南宫丘的死以及李泽道对南宫家族尊严的践踏,而消散得荡然无存。

    此时,核心子弟齐聚大厅,目前皆落在坐在那里的老祖宗南宫无止身上。

    他们个个饱含屈辱,却又羡慕嫉妒恨。

    凭什么那小子的天赋可以如此之高竟然可以跟老祖宗势均力敌?凭什么他可以找那么厉害的女人当老婆?

    就凭他的脸比较白?

    某个核心子弟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的脸也很白啊。

    “父亲,真就这么放过那胆大包天的小子?”南宫焰杀气腾腾的说道。

    “你去杀他?”南宫无止面无表情的扫了南宫焰一眼。

    南宫焰相当恼火闭嘴了,其他想说些啥的南宫家族的子弟也闭嘴了。

    他们倒真想去杀了他,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哼!”南宫无止冷哼一声,却又痛心不已,本就应该成为南宫家族最强大力量之后带领南宫家族走上另外一个高度的他怎么就成为南宫家族的死敌了?对南宫家族来说,这无疑是个巨大损失。

    “烈儿,你亲自去宝库里头挑选几样重礼,这就随我去会会那几个老匹夫。”南宫无止面色阴霾的说。

    南宫烈一愣:“父亲的是意思是?”

    “只要三大家族那三个老不死的愿意出面帮我南宫家族一把,何须畏惧那个该杀的小子以及那个女人?”南宫无止说。

    “我知道了,父亲,我这就去挑选礼物。”南宫烈说。

    他知道,这回怕是要把老本都送出去,否则压根就没办法请动三大家族的老祖宗,而且还得找一个他们不得不出手的由头。

    南宫烈相信,这个理由父亲肯定已经想好了。

    “另外,从今日起,给我让人好好看护秧黛,别让她出什么意外了。还有魅璃已经是蛊疆圣女这件事情,也必须保密,谁也不许透露出去,否则家规处置。”南宫无止面无表情的扫了大伙一眼说。

    在南宫无止看来,目前四大家族都处于暗中蓄力的状态。

    如果让其他三大家族知道南宫魅璃已经是蛊疆的圣女,只会让他们有所防备甚至是联手,之后南宫家族只怕要面临极大压力。

    这些核心成员接触到老祖宗的眼神之后,皆赶紧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你们两个给我看好南宫炎,别让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出来。”南宫无止看着南宫焰跟南宫火交代道。

    “是,父亲。”两人点头。

    很快的,南宫烈相当肉疼的带上了从宝库里取出来的贵重物品,跟随着父亲来到了东方家族。

    东方逆天还不知道李泽道跟南宫家族算是彻底决裂了,听说南宫无止跟南宫烈到府拜访,那可是门主的老丈人跟爷爷啊,赶紧相当客气的迎了出来。

    “南宫兄,好久不见啊,想煞老弟我了,你真是风采依旧啊,快请进。”东方逆天热情的笑道。

    又看着南宫烈叹道:“来没来得及恭喜贤侄,力压三大家族,再次成为沧海城的城主。”

    南宫无止跟南宫烈赶紧客气的作揖,心里却是相当纳闷,这老头今天似乎很不正常啊,要知道以往互相见面的时候,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甚至有时还互相不给脸面,就差动手了。

    今天怎么这么热情?而且不似作伪,像是真的相当欢迎他们的到来似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南宫无止给了自己儿子南宫烈一个眼神,示意他小心为上。

    宾主双方入座之后,茶过三旬,东方逆天主动开口笑道:“不知道南宫兄今日登门,所为何事啊?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可千万别跟老弟我客气。”

    一副就是上刀山下火海,眉头也不会多皱一下的兄弟情深表情。

    南宫无止嘴角抽了抽,愈发的觉得这老不死那无耻的功力可真是愈发深厚了,谁不知道你此时就在心里问候我南宫家族的所有女性?

    “烈儿。”

    南宫无止心里更是警惕的同时扫了南宫烈一眼。

    后者赶紧上前,将带来的厚礼摆在东方逆天面前,分别是上八品宝剑一把,七品丹药一枚,外加天阶下品灵技一卷。

    东方逆天愣了愣:“南宫兄,这是?”

    “哦,是这样的。”

    南宫无止相当诚恳的说道:“兄弟我今天来,是想请东方兄一同出手,解我南宫家族之危,解我沧海城之危!”

    见南宫无止面色如此凝重,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东方逆天却更是诧异了,毕竟有门主以及副门主那样的能人在,南宫家族能遭遇什么危险?

    甚至要是门主愿意的话,南宫家族现在就可以成为沧海城的主宰。

    另外这老头所说的什么沧海城之危又是什么意思?

    “东方兄有所不知,目前有一股强大势力试图在咱们沧海城扎根,若是任其发展,势必要严重威胁到咱们四大家族。”南宫无止面色凝重的说。